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小说 » 【烟花】
烟花



字数:8760

  公元188年,飞龙王朝八十年盛世庆典,白天奢华群宴,狂歌媚舞,入夜后更是极尽兴事,高潮时更有那璀灿夺目,绚烂无比的万点烟花助兴。而与欢乐大厅只有一墙之隔的乾天宫中,却未曾感受到外面盛华的气氛,只有一片低吟粗喘的声音。

  在绚目的烟花照耀下,方能看清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赤裸男身,一个男人全身精赤着双脚大开,任另一个男人那巨大粗黑的长剑在他完全敞开的后穴中随意进出,只有在那个男人狠狠顶向他不停的肉穴深处时,方从细致精巧的嘴中吐出诱人的吟哦,大大的刺激了正在他体内进出的男人,更加疯狂的抽插起来,一根粗大的黑色男根在他那隐约可见的粉红色肉穴中穿梭不已,而他也身不由己的随之摆动,淫荡异常。

  那男子沈声低吼,蓦地以插入之姿将他整个翻转过去,让他双膝跪地,屁股高高撅起,再从他的后方像野兽一样进攻。

  「啊……你真是太紧了,太令朕消魂了,你下面的淫荡小嘴正吸着朕不放呢,你听见了吗?它在说再深一点,再用力一点,呵……真是淫荡啊,不过,你放心!朕会满足你的。」说完,不给胯下男子喘息的机会,自己强壮粗大的分身狠命捣入胯下男子不停张合的密穴中,再迅速撤离,却在下一秒钟,比上一次更猛烈顶进,直直将胯下男子顶得整个背反弓起来,却被他的巨大硬生生的锲在那里,动弹不得。

  听见身下男人那包含痛苦又掺杂快感的呻吟,飞龙王朝的最高统治者更是兴奋到了极点,一把抓起那男人的头发,任自己粗壮坚硬如石的男根在那饱受蹂躏的小小肉穴中驰骋。由于必须抑头的关系,男人看见了那耀眼的绚灿烟花释放在整个天幕,将漆黑的夜空照得雪亮,可是却无法照进自己的心中,心中的黑暗依旧存在着,就像盘古未开天之时就有的黑暗。

  这烟花真是美丽啊,可惜片刻即已烟消云散了,风过不留痕。之后就会有另一束烟花迫不及待的代替它将夜空照亮,急切的向人们炫耀它的光芒,它的绚丽,即使只是瞬间也足以豔冠天下。为何这光芒,这美丽,依旧无法温暖心中的冰冷?后面的菊洞仍然大开着,接受一下比一下剧烈的撞击,早已麻木。心呢?是否也麻木了?

  记得当年初入宫时,年少无知,意气风发,以为自己可以做番大事,不曾想被经过的当今万岁爷看到,从此噩梦开始与他纠缠不休。呵,噩梦?在许多人眼中,这可是美差啊,毕竟能随时服侍在的身边,享受一人在上万人在下的荣耀,是几辈子也修不来的福分啊!男人相当清楚自己将之视为噩梦的,正是令他人眼红的恩宠!

  可是,自己是男人啊,一个有着很多理想和抱负的男人,一个曾经努力为前途奋斗不息的男人,现在却沦为同是男人的胯下玩物,任人随意凌辱,恶意玩弄,不能反抗,只有顺从,因为对方是他怎样也无法与之抗衡的天子,身为男人的自尊早已破烂不堪,就像这副肮脏的躯体一样。

  那满天的烟花仍然一朵接着一朵争相绚亮整个夜空,宛如白昼,同样照向如野兽般交媾的两人,淫霏的景象在它的闪耀下一览无余。晶莹的汗水衬着雪白的肌肤在光的反射下显得妖豔迫人,粗黑的利器正在不断吞吐的媚穴中迅猛的穿行,随着男根每一次有力的抽插,都会带出暗藏在密洞中的淫荡体液混合着从光滑的背上流至屁股沟中的汗水在交合的地上形成一个不小的水洼,映着绚烂的烟花交织成一副妖野淫荡的禁忌性爱之图腾。

  男人低着头,从大开的双腿间可以清楚的看清这一切,羞惭使他全身逐渐泛出一种粉红色,看在身后人的眼里,竟扭曲成了催发情欲的兴奋剂。「你也觉得在烟花下接受我的疼爱很刺激吗?走,我们到窗户那去。」说着,却不肯将自己硕大的分身拿出来,男人只好跪趴着小心的向前移动,他不敢让那涨大的欲望从自己的身体中掉出去,他知道那后果不单只是在床上躺三天那么简单。

  可身后的男人却有些等不及了,拽着他的头发,让他小穴叼着他巨大的男剑,直接将压在窗台上,上半身吊在窗外,下半身则留在窗里,正好把屁股凸出来,方便他的操劳。「让我们一边欣赏烟火,一边享受极乐,你会喜欢的。」随着话音的落下,男人后方的红肿肉穴再次经受狂风暴雨般的洗礼,那粗大硬硕的分身在其中肆无忌惮横冲直撞着。稚嫩的粘膜不堪忍受,流出了鲜红的液体,在烟花的绚照下与之争辉,妖媚异常。

  身后高高在上的男人一边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一边在此时显得媚浪无限的肉穴中狂抽猛插,体会着征服的快感,同时满意的听到那淫荡令人兴奋的呻哦。「叫吧,叫吧,叫得越骚越浪越好,让朕的臣下和朕的子民都听到这悦耳的乐章,让他们知道他们伟大的王是如何征服另一个男人的。」

  男人深切地羞耻着,在绚亮如白昼的烟花雨下,墙外更有鼎盛的人群,自己赤裸着身子,以极其淫荡的姿势接受另一个男人的强暴,上演着这一幕禁忌的色情的野兽般的交合,甚至还发出媚入骨髓的呻吟喘息。这就是自己?一生如此?死有何惧?生又何欢?再次垂下眼时,眼中不再有生气,心更是沈入到看不见的深处,任其冰冷寒酷。

  烟花依旧争相向世人展露自己耀眼的绚灿与独一无二的美丽,忽略了比它更为灼热的盛宴般的欲望依旧持续着。

  冷星仅着一件丝质敞胸睡衣,靠在宽敞的落地窗前,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杯名贵的红酒,倾斜的角度令褐红色的液体在水晶杯中微微荡漾,蕴出一波波红色的晕圈,映着落地窗外那绚灿多姿在天空中竞相盛开的烟花,深夜中竟格外有一份邪豔。

  此时的冷眸里也有了一丝与往常漠然不同的波动,似乎隐隐有着一些生命在流转,而不再是死水一澜。

  突然,他冷冷的笑了,这令他的整个脸孔生动起来,却又是那样令人心碎的哀伤,「每年的烟花都是一样的绚烂而美丽,你的心也还是一样的在黑暗中寂寞而哭泣。」莫名的,他想起了多年前一位恩客当时说的话,那个恩客对他很好,也是有钱人中难得的好人,只可惜好人通常都不长命。

  记得他遇车祸死的时候,自己还曾因此掉了几滴眼泪,为他,也为自己!
  不过,那几滴眼泪却让他一红至今,只因那时人人都以为他动了真情,谁都知道恩客与男妓间是没有真情的,这几乎成了铁律,也是一种常识,可是他——冷星,却打破了人们的认知,至少那几滴眼泪是真的。

  于是,他成了这一行里稀有且珍贵的物种,一夜间身价百倍,人人为之追求的对象,自然顺理成章的做了头号红牌。

  现如今就算想见他一面,也需支付十万以上的开门费,方能一窥本城红透半边天的冷夜之星。

  可是,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开心过,陪酒时脸上的假笑和被人骑在身下时的媚笑,全都敌不过在他心底深处对这世人,对这世间冷冷的嘲笑。直到那个人出现,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也会笑,那种发自内心的类似幸福的笑容。

  那段时光是多么美妙啊,就如这天空中绽放的璨绚多姿的烟花一样,可惜那时间却短暂的令人感伤,不过却终于让他体会到一种接近幸福的滋味。好比这烟花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灿烂,却留下永远的美丽,而自己一直对这烟花有着一种莫名的渴望,是否也是希望自己能像烟花一样,只为那一瞬的美丽而活?

  过了今天,那个人就该结婚了吧?这应是本城最大,最惹人注目的婚礼吧?毕竟本城最富有的二大集团的联姻,是多么的受人嘱目啊,思及此,脸上的笑容更加飘忽,俊俏清丽的脸孔在万朵绚彩烟花齐齐盛开的夜幕下份外的悲凉,一如他的命运。

  那一年的农历年晚上,天空被一朵朵绚丽多彩的烟花照耀着,「星,你的肌肤真是诱人啊,尤其是在这烟花的映衬下更是迷了我的眼。看,这红色的果实,就如天上那红色的烟火一样璀灿美丽,不同的烟花绽放在天空的怀抱中,而你的则是绽放在我的手中。」

  冷星羞得抬不起头来,虽说是过年,可在这高速公路上,也不能确定一定不会有人经过的呀,而且他们还是在新款保时捷跑车的前盖上做种羞人的事,如果万一被人看见,就不要做人了。一串低笑自俊挺的男子口中逸出,欣赏着身下人儿绯红的面容,映着多姿的烟火,更是格外的性感,纤长的细指轻拈慢捻着,满意的听到从冷星那动人的小嘴中流泄出的吟哦。

  可是,他还想看冷星疯狂失控时的那种表情,就像一只发情的小兽一般,令他有着强烈的征服感,看着平常冷傲不驯的俊俏男孩,充满被情欲折磨的表情臣服在自己身下的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令他欲罢不能。

  手却也没闲着,在那茂密体毛中小巧挺立的诱人分身上套弄挤压着,看着冷星脸上被欲望主宰的神情,另一只手偷偷探进身后迷人的洞穴里,在其中突出的一点用力下按,等着最后一点矜持在他脸上崩溃,病态得欣赏着他在璀绚夺目的满天烟花下尖叫着向天空释放出白蚀浓郁的淫荡体液。

  看着冷星埋在自己怀里不肯起来的羞耻模样,下身不由更加硬挺,该是小家夥回报自己的时候了,噙在嘴角的抹微笑看起来还真是有点邪恶,也不待冷星从激情中回过神来,便用力将他双腿拉向两边,露出深藏其中的菊穴,借着亮灿烟花的耀眼光芒细窥其中全景,那充满淫欲色彩的鲜美洞穴正因为羞怯在一收一放不自觉的蠕动着,跨下的野兽经此刺激化身为一只锐利的尖矛,毫不留情的冲了进去。

  「啊……不……」巨大的疼痛令冷星激烈的挣扎,幅度之大令骑在上面的男子也不得不硬生生的顿了下来,「乖,星,我最爱的就是此时的你,不要让我失望哦!」虽然知道男子只是为了安抚他,冷星却仍然为听到男子不轻易吐露的爱语开心兴奋着,那强烈的痛感似乎也减轻了些。

  此时身上的男子不肯等待,凶猛的在已经流血的菊穴中快速进出着,由摩擦产生的快感,从后边秘处火辣辣的疼痛中抽丝冒了出来,最后形成了强烈的快感,让冷星不自觉的呻吟出声。「星,你后面的小穴好看极了,尤其是这裂缝中流出的新鲜血液,在绚彩烟火的照映下有着格外极致的美。」

  之后,男子将胯下的巨大的欲望完全抽离,再全力的一推而进,直插到底,慢下速度,不再急于进出,而是在冷星后洞内突起的点上研磨摆弄,更在秘部里以「八」字和「十」字的字形描绘了起来,却又始终不肯给予最后的痛快,使冷星在欲望与发泄的边缘处游荡,又抚弄起前端早已渗漏严重的肿涨玉茎,男子轻掬起一些散发少年欲望味道的透明汁液,将它们喂进早已被欲望迷失了神智冷星的口中。

  「星,吃下去,我就给你解放。」冷星已经被后穴骚动的情欲逼得无处发泄,听到可以解脱,也顾不得羞耻了,张嘴就将男子的手指含住,并一根一根的舔个干净,当男子从他口中抽出手指时犹有一丝银丝相连,不肯轻易舍弃,男子看了不由笑骂:「你个小家夥,真是够淫荡的,不过我喜欢。」

  不再忍耐,男子用力将自己怒张的肉棒插入冷星温暖的甬道中,疯狂的抽插起来,每一次冲击都不留情,每一次进入都勇猛凶悍。一时间,混合着鲜血的淫霏洞穴中,充满了性欲淫荡的声音,更加激发了男子无比巨大的男根贲张着凶狠的对着冷星后穴中突起的性点发起猛烈进攻,将粗大坚硬的肉棒狠劲的顶上去,不意外的听到冷星那可以让任何男人都为之疯狂的充满淫意的叫声。

  此时的冷星早已被欲望所俘获,只能无意识的顺从自己身体深处的渴望,大声的叫喊着,无助的扭动着这被强烈的性欲所折磨的躯体。感受到自己后庭中的男剑更加壮硕,而且凶猛,刺入的每一记,都令他异常痛苦却也快乐无边。男子也同样享受着自己胯下贲张的欲望冲刺在无比柔软的甬道中那美妙的感觉,放纵着巨大粗黑的肉棍在冷星的小穴中直冲狠捣,那温暖的菊洞不停的蠕动,一松一紧的张合着,把男子逼到临界点,终于在一阵狂猛的抽插下,男子射出了滚烫的精液,而冷星也被这快感似洪水般将他淹没,嘶喊着与男子一起到达高潮顶峰。他已经爱上了这种痛苦混合着快乐的滋味,也爱上了这个男人。

  耀眼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天空,也把冷星从往昔的回忆中拉回,嘴角再度呈现一抹冷笑,冰冷的眼里却没有一丝温度。呵……自己仍然还是想着他,以及与他相处时那种极端的快乐,即使在被他弃如敝履的今天是他在自己身上打得烙印太深刻?还是自己不想忘记?不过这一切都已不再重要。

  冷星抬起自己的手臂,手腕上那蜿蜒流淌的新鲜血液映着那天幕中璀璨夺目,绚烂无比的万点烟花,略闪着点点幽光,格外的凄美,动人心魄!但与冷星脸上所绽放出的令天地都为之动容的绝豔笑容相比,这一切全部都黯然失色。
  耀眼的绚灿烟花依然在天空的舞台上炫耀它的美丽,人生的舞台却不再有冷星这个名字。他,会随着时间被人们所遗忘,也许,这就是命运!

  绚灿耀眼的烟花照亮了整个夜空,骄傲的接受着来自地上人们由衷的赞美,更加炫耀似的展现自己的美丽。在人们声声赞叹中,有两个声音更加引人注目,「伟,看那个烟花,好美啊!如果我也可以那样美丽该有多好。」年少俊秀的脸孔中透露出对绚美烟花的喜爱与向望。

  「杰,你已经很美了,在我心中你是最美的,即使是再美丽的烟花也无法与你比拟。」叫伟的稍大一些的男孩靠在杰的肩头上小声说出旁人听了肉麻无比,当事人听了心花怒放的甜言蜜语,叫杰的年少一些的男孩听得羞红了双颊,一言不发,却暗自喜上心头,愈发觉得这满天盛开的烟花格外的美灿多姿。

  在看到一个今晚最大的绚丽烟花绽放开来时,杰大声惊呼起来,却在人群的欢呼下被淹没了,然而那只令他惊呼出声的魔手却更加肆无忌惮的攻城掠地了。伟暗暗得意计谋得逞,魔手也不闲着,先在那已经半挺的小巧玉茎上慢慢套弄着,欣赏着杰为了强抑欲望抬头而微微张开的红豔小嘴,却不喜欢他紧蹙着眉心的努力对抗,坏心的在肉茎顶端以指甲轻微划过,不出意料的听到小小尖细的抽气声,不禁轻轻嘻笑,微低下头,掩藏住双眼中算计的星光,一缕剪裁精致的碎发随着低头的动作落在额前,在已经帅气的一塌糊涂的俊脸上平添几分性感。
  杰拼命压抑着从下体处急速窜升的快感,但伟那修长的手指此时却在早已耸立起来的玉茎上弹起了钢琴曲,优美的乐曲让伟用来弹这种羞耻的地方,竟显得格外的色情,而那绚璨亮耀的美丽烟花仿佛和伟所弹奏的旋律交相互应似的,竟以奇妙的默契绽放着炫彩,一起谱奏这极端美丽也极端色情的欲之乐章。难奈的呻吟从即使紧咬嘴唇也不能禁止的口中逸出,无处渲泄的快感在体内四处游走,将杰逼至颠峰,在乐章接近尾声时,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刺激使杰的欲望如同熔桨般无法抑制的喷发而出,沾湿了伟魔鬼般的手指,也弄湿了裤子。

  「呵呵,杰,你可真是一只淫荡的小兽啊,在这么明亮的烟火照耀下,这么多人眼前,你居然射出来了,难道你喜欢这调调。」伟以极端色情的话语在杰的耳边调侃着,他就是喜欢这样子欺负杰,看着他羞红的小脸是他最满足的事。果然,杰听完,脸红得像番茄一样,却仍禁不住高潮过后的颤抖余韵,全身无力的斜靠在伟的肩膀,幸好伟比他高出很多,两人看起来就像兄弟一样,倒也无人注意他们之间激烈的举止,毕竟在当今的城市中大规模的燃放烟花已经算是盛典了,没有人愿意错过。

  杰努力调整呼吸,想让自己慢慢平复下来,伟却趁他不备暗自将手放在雪白双丘之间的神秘地带,对着那曾经进出过无数次却更加令他着迷的菊花洞以指腹轻揉慢捻着,并不是强烈刺激,可那像是无意识的搔痒撩拨却直直搔到杰的心窝上,让杰忍不住挣扎扭动起来,「怎么了?杰,你忍不住又想要了吗?我美丽的小淫兽,做为饲主的我会让你满足的。」纤长有力的手指随着猥邪的话语,迅速插入已经准备好了任他玩弄的诱人肉穴中。

  听到杰惊喘一声,伟恶劣的笑了,手指不停的在肉洞里面挖扣掏弄着,甚至在杰的后穴渐渐接受他的手指时,再度插入一根手指,一起在他的温暖肉壁中嬉戏,寻找到其中可以令人发疯的一点后,二根手指并拢粗大而凶悍的刺激着它。
  「啊……」被伟以如此的方式折磨,杰再也忍不住那泛滥的呻吟,就在快要出声的时候,一块洁白的手帕适时的塞进他的口中,可是这种时刻会被人发现的危机,以及在众多人观看的耀眼烟花下,被人玩弄着最羞耻的后庭的羞辱感使杰的性欲和快感飙升至最高点,终于在伟一阵激烈的抽插后又一次爆发了,可是裤子本已湿了,竟然无法承接这第二次的汩汩体液,让它顺着裤管流淌到了地上,形成较小的一滩水洼,却足以羞耻的令杰宁愿就此消失。

  然而,身体却依然颤栗不已,口中透过已经濡湿的手帕发出低低的哀鸣。「哦,杰,安静,安静,我爱你,永远都爱不够你!」伟不断的吐露爱意,令怀中的可人儿渐渐安静下来,却也为话语中的双重意思再度羞红了脸,伟透过杰那还未消褪欲望的迷蒙双眼,想起了俩人辛苦异常却又充满甜蜜的恋爱过程。

  伟和杰都是出于富豪之家,可虽然双方都是有钱人,又是邻居,但相处却并不融洽,两家经常为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争吵,势如水火,各不相让,这可苦了从小玩到大又在高中时由杰告白而成为恋人的他们。

  尽管双方家长都严重警告过两人,不许他们在一起,可他们仍然偷偷的一起玩,甚至还偷偷约好地点,一起上下学,完全沈浸在初恋的甜蜜中而不可自拔,终于他们的怪异行止让双方家长都怀疑起来,直到发现真相,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双方家长对外互相谩骂指责对方,对内则是严令两人不准见面,更是派人盯梢,死看死守,二人断了联络,只能在自己房间中苦苦相思。

  终于有个机会,二人甩掉跟班,在一间旅馆见了面,互诉相思,但却都知道下一次见面将会是明天的明天,机会渺茫,杰为此甚至绝望的想割腕自杀,虽然他及时扑过去用手挡了一下,可仍然没能阻止那极其锋利的刀刃划开了杰手腕上的静脉,杰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而他也因被刀划断了手筋,半年才康复,却让双方家长误以为二人要殉情自杀,吓得什么也顾不得了,毕竟只有一子,死了就连个继承人也没有了,逼于无奈答应二人可以在不耽误学业的前提下交往,二人的相思苦难终于结束了,自此,形影不离伟唱杰随,煞是恩爱。而两家竟也在两个孩子的潜移默化下化敌为友,逐渐亲密起来。

  想到差点失去杰,伟不禁将杰紧紧搂住,力气大得令杰有点喘不过气,然而却知道伟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所以任他搂着,籍以给他安慰,两人有那么五分钟静静的看着在如同巨大黑幕的夜空中竞相盛开绽放着璀灿绚丽的烟花,这种平静却被伟的一句低语彻底打破,「杰,我想要你,在这么美丽炫璨的烟火照耀下,在这千百人群的见证下,要你!」

  听到伟说的话,杰差点吓得跳起来,什么?在这种亮得可以和白昼相比的地方?在这么多人的眼前做这种羞耻的事?虽然刚才在伟的挑逗下射了两次,可那毕竟只是两人私下做的小动作,不至于太引人注目,但现在伟却想在此要他,那可不会像刚才那么幸运了。但可怜的杰实在没什么反对的机会。

  伟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暗暗解开裤链,掏出那早已被困多时而蓄势待发的昂长野兽,用力使杰不得不背对着他的同时,从之前解开的裤头缝隙中轻易钻了进去,在稚嫩双丘的沟渠中磨擦,杰引起的阵阵颤栗,坏笑着在淫靡洞口处徘徊,却不急着进入,如猫捉老鼠般戏弄着因极度羞耻而无力挣脱的杰,双手则不断捏弄杰胸前的两粒硬挺的果实。

  直至杰一声抑制不住的轻哦吟出口,那早已巨大坚硬的锋利肉剑便毫不留情的贯穿了紧密的菊花洞穴,被两边柔软肉壁紧箍着的快感令伟也不禁哼出声来,更加强硬的顶入蠕动着仿似欢迎的肉穴深处,杰被顶得整个背反弓起来,挣扎着想要离开却被后穴中巨大的男根锲在身体深处,无法动弹,随即一阵令他难以自禁的快感从男人顶着后洞中的某点处窜升至全身,酥麻无力的瘫在伟的怀中。
  再也无力抗拒伟在他身上的肆意掠夺,任伟粗壮坚硬如石的肉棍在自己那无比敏感的小小肉穴中驰骋,还不时的从细致精巧的嘴中吐出诱人的吟哦,这更使得伟疯狂的用力抽插不停,一根粗壮的赤黑色男根在肉穴中穿梭不已,而他也身不由己的随之摆动,两只原本提着裤子的手也像无力承重似的令整条裤子下滑至臀部以下,却在无比激烈的快感刺激中顾不得了。

  满天绚灿多彩的烟花依然不断绽放着,炫耀着自己独一无二的美丽,仁慈的赐给那些仰望着它的人们赞叹的机会。但却有两个人完全沈浸在「性」福中,像是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于是好胜的烟花更加努力的盛开着。效果如何呢?
  「杰,你下面的这张小嘴太紧太妙了,令我无法停下来,只有不断的深入它、刺穿它,让它为我淫荡的蠕动,贪婪的吸吮,只为我一个人。」伟在杰已完全敞开的后穴中随意进出的同时,说着极其淫亵的语言,忍受着杰因强烈的羞惭而急剧收缩的肉壁带来的无边快感,差点因此射了出来,可是他还没玩够呢,将自己精壮粗大的分身狠命捣入杰那不停张合的密穴中。

  听见杰逸出的痛并快乐着的呻吟,伟却迅速撤离,故意只将顶端留在穴中,恶意的看着杰因无法满足而痛苦的扭动,「杰,只要你说出来,我就给你。」杰无助的摇头,拼命的将暴露在外的臀部向伟挤压着,但如何也不能令伟带给他无限快感的巨大肉棒向穴里挺进一分,终于杰奈不住人类原始欲望的折磨不顾羞耻的说出来,「啊,给我,快给我,求你,」

  伟看着杰泪眼婆娑可怜兮兮恳求的模样,心底深处升起一股强烈的征服满足感,这种感觉传送到那已然粗壮硬挺的男根上,更是涨大了近一倍,几乎要将紧窄的洞口撑裂,再也忍耐不住的让巨大如岩石般坚硬的肉棒迅速的下沈,直达柔嫩的密穴深处。早已等待多时被欲望折磨的小穴在肉棒插入时立即妖媚且欣喜的紧紧含着入侵的硕大肉刃,不停!吐着让它可以进入得更深些。

  此时的杰再也顾不得羞耻了,扭动着纤腰迎合粗大硬硕的坚挺肉棒的贯穿,每一次强烈冲击都使杰不由自主的收缩柔软的肉壁,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种疯狂的快感中。

  伟一边持续着猛烈强硬的挺进,一边却伸出手找到了前面那挺立颤抖着的小巧分身,纤长的手指有规律的揉搓着火热的欲望尖端,来自前后的剧烈刺激让杰再也经不起这激烈的撩拨,「嗯……啊……」那原先苦苦压抑的动人吟哦再也不能自禁的从紧闭唇缝中逸出,而那被欲望控制的身体更加狂烈地扭动着,不自觉的以极其淫荡的姿态迎合着坚硬锋利的肉刃更深入的侵犯。

  在这样无休止地快感刺激下,杰的身体疯狂的叫嚣着要求着解脱,然而就将要到达极乐天堂的最后一刻,伟残忍的掐住肿涨不堪的分身根部,制止了即将泄洪的欲望,「杰,我美丽妖媚的小淫兽,身为饲主的我还没得到快乐呢,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去天堂,杰,这一生中,无论天堂还是地狱,我们都不会分开,在一起是我们唯一的愿望,而它绝对会实现!」

  邪猥的话语伴随着爱的誓言,在璀璨绚丽的万点烟花见证下,射出了如岩桨般灼热激烈的爱液全数在杰的体内,同时松开对杰的钳制,杰也终于获得解脱将自己的欲望喷洒向绚烂美灿烟花照耀下的天空,和落下的点点亮丽星火一起起舞。那炫璨多姿的烟花好似有默契般的万朵齐放,在天空这无边的幕布画下它们所能展露出的最美丽最绚耀最灿烂最璀炫的美姿,祝福这彼此深爱的人儿从此幸「性」福^^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