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的地狱哀歌续集】(9) 作者:匿名
字数:5475
前文:thread-4502660-1-1.html


                 九

  天色已经发黑,夜幕下人类逐渐进入疯狂的夜生活,在这个城市或许唯有我还在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悠悠醒来,昏眩的感觉加上药物熏染,让我感觉大脑昏昏沉沉,模模糊糊看着不远处咏姨在忙乎。咏姨人很勤快,经常做事的人臀部一定很发达。

  我依稀记得咏姨经常让我和一些不知名药物,每一次喝完之后就像昏睡,醒来后精神状态愈发之下,不过好在我还是个孩子,新陈代谢比较快,虽然大脑不是很清醒,但是基本思考能力还是有。

  「就醒啦,感觉怎么样,你那下面还痛不痛?」发觉我醒来后,咏姨放下手中的活儿,轻轻来到我身边,慈祥的看着我,就像妈妈以前看着我一样,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祥和?

  终究年龄小,沉不住气还是忍不住问道:「阿姨,我刚才看了你放在床头的照片,上面有你啊,还有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全叔那个大坏蛋?阿姨你一定认识我爸爸妈妈吧?」

  咏姨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虽然很快就转为正常,但是她却默不作声,最后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认可我的说法,说我还小,以后会知道这些事情。

  看着咏姨转过身去,捣鼓一些药品,应该是一些消炎治疗的药品,从后背看咏姨那硕大而又饱满的大屁股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条淡蓝色长裤将咏姨袖长下半身勾勒无疑,臀沟将臀部分为两个半圆形,真是极品尤物啊?

  面对阿姨火热的巨臀,虽然年纪和妈妈不相上下,可身材保持很好,腰间没有半丝赘肉,大长腿在我眼前晃来换取,这么美丽的阿姨难道还是单身,如果我能够和阿姨在一起做全叔和妈妈做一样的事情就好了,满脑子的淫欲竟然让我下身有那么点感觉,可刚有感觉就一阵阵刺痛从下半身袭来,肯定是伤口再一次裂开,让我只能忍住肉欲的侵袭,老老实实将目光转向他处。

  「小家伙不要乱动,也不要乱想哦。等阿姨过些天帮你拆除伤口,好好让你看一看你最新的下体。」咏姨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让我一头雾水,什么新下体,不就是被那些混混们踢了几脚吗?

  应该没有多大问题,我没有往这方面想,因为此刻的我心里只惦记着全叔。
  这个死变态,霸占妈妈不说,还把我家财产全部划到他名下,最要命的是爸爸也因为身陷监狱,失去家中的顶梁柱,我们一大家子只有任由全叔凌辱。
  不知道现在妈妈怎么样啦?全叔那个杂碎,我一定要报复你,还有肥龙这头肥猪,一想起肥龙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还是一个美丽的大学生,心中就一阵阵惆怅袭来,这是为什么啊,难道是我在妒忌?

  怎么坏人都找了那么漂亮的女人呢?这个世界就是让人捉摸不透。

  百思不得其解。干脆就懒得想,当务之急就是养好伤,一定要将爸爸救出来,抢回妈妈,让全叔父子从我家滚蛋。滚得远远地,让我再也见不到他们。

  此时的我还没有注意到下体的伤害,因为抱着厚厚一层纱布,除了阵阵麻痛再也感觉不到任何感觉。

  咏姨随后又给我端来了一晚汤药,让我喝掉后,再让我喝了一些流质食物,说是为了小便方便些,吃完东西后脑子又是迷迷糊糊,然后酣然倒下,一觉睡到天亮。

  翌日,醒来后,脑子不是那么昏沉,反倒是有一些清凉,咏姨不在我的房间,想下地走动可是裆部仍旧不便,只能慢慢下地,双脚慢慢挪动在房间走动。
  咏姨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在这座房间可以感受到咏姨的气息,那就是一股浓厚的熟女气息,将层层环绕,让人沉迷流连其中,就在我拼命享受这股气息时候,突然大门外传来男女交流声音,这两个声音格外熟悉,不是全叔那混蛋的声音吗?
  女的……

  竟然是咏姨。

  我赶紧吓得重新钻到床上,闭上眼睛装作熟睡。

  吱——大门被开了。

  随后我住的房间也被打开了,咏姨看着我仍在熟睡,长出一口气重新把门关上。但只是虚掩,所以门外一切我都可以看见,一切尽收眼底。

  「我的大妹子啊…… 想死哥哥俺啦!我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吧?」在房间我清清楚楚听得到门外的对话。以及他们的动作,我分明看见全叔恶心的将咏姨一把抱起紧紧搂在怀中。

  咏姨本来就是熟女一枚,现在更是柔柔软软的趴在全叔怀里:「老全,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狠心,霸占老李的财产不说。还把人家老婆弄大肚子。你怎么这么坏呢?」

  全叔色眯眯看着咏姨恶狠狠地说道:「我不仅要把老李送进监狱做个是几年牢,还要让他婆娘死心塌地跟着我过日子,帮我传宗接代生一堆娃,至于老李的那个兔崽子不是已经被我们废了吗?以后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老全的?咏啊,还记得我们以前在乡下的日子吗?」

  「记得记得,那时候真年轻啊。一晃都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全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就是发福喽。」咏姨给全叔泡上一杯热茶,她自己则是冲了一杯咖啡。
  全叔喝不习惯茶叶,大大咧咧将茶叶推到一旁,他径直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可乐,打开就喝:「俺这个乡下人还是喜欢喝着玩意。我说咏妹子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为啥不老呢,我越看你越觉得当初老李当初的选择就是个傻逼。放着你这个大美人不要,偏偏……」。咏姨制止了全叔让他不要说下去。

  看着全叔大口猛灌可乐,咏姨莞尔一笑:「老全啊。可乐杀精,你不知道啊?」
  「哈哈,我身体好,我喝那么多可乐还不是一样让老子婆娘怀上我的娃娃。
  我身体好着呢?」全叔说话间有打开一罐可乐咕咕咚咚一顿狂饮。一看就知道没有素质,饭馆咏姨则是一小口一小口抿着嘴品着咖啡。

  想不通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一块的人怎么可能会坐到一起谈天说地。

  全叔随后还说我爸爸这些年起其实是给他打工,勤苦挣下来千万家产到头来还不是他全叔所拥有,归功于那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使得爸爸所拥有的一切都属于全叔,至少从目前来看全叔才是真正的胜利者,笑到最后。

  「老全,我觉得你对那孩子太过分了,人家还是一个小孩子,不用那么绝情吧?你看看你都把他变成了一个废人,以后老李家算是绝脉了。」虽然被全叔搂在怀里肆意被玩弄乳房,可她还是给我说了句公道话。

  全叔一边玩弄咏姨高耸的乳房一边说他就是喜欢这样做,做事情就要做的干脆一些,不要留有后患,否则晚上睡觉都是个问题。

  「俺的妹子啊,如果不绝情老李家那些房子车子票子还有老李的婆娘我怎么弄得到手,放心吧,俺已经找好了下家,这小子明天就送走,至于他娘估计现在早就忘了他吧?那婆娘现在就只知道惦记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这个孩子就当做没有生过吧?」

  「你准备把他送到那里去?」咏姨紧张的问全叔。

  「这是个秘密,总之我们这辈子是不会见到这小子,哦!这个没有鸡巴卵蛋的废物…… 」

  两人说着说着竟然相互开始抚摸对方,这……看的我是一阵阵迷茫,难道这二人早有奸情?仔细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确实诡异。可诡异归诡异,全叔什么时候和咏姨有这么层关系?还是这么深层的肉体关系!

  虽然我很想想明白这件事情,可是在客厅的二人却已经开始动情了,至少是身体动了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全叔已经将咏姨脱得精光,咏姨美丽而又纯洁躯体任由全叔搂在怀中,两人光着身体,就在沙发上卿卿我我。全叔上下其手对咏姨开始挑逗。
  看他们娴熟的手法,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咏姨肯定和全叔之前就有过联系,至少最近有过密切接触,否则不可能这么轻车路熟先说一会儿话,然后就打炮。

  两团白花花肉体在客厅沙发不断翻滚着,缠绕着,我真的很想冲进去喝止他们的举动,因为在咏姨身上我问道了久违的母爱,可下半身疼痛让我实在难以为继,起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和全叔说的废物没有任何区别。

  两人都是中年人,没有那么多假惺惺的肢体语言,上来就直接进入主题,我看见全叔抱着咏姨,嘿嘿的坏笑说:「大美人,俺来了哦」

  咏姨似拒似迎假装推诿,可她的身体肢体语言并没有阻止全叔意思。

  全叔脱下咏姨的外套,把头深深的埋在咏姨雪白的双峰前,使劲的蹭了起来,咏姨被他蹭的痒痒。娇躯不停地扭动。看得出来咏姨早已经是春情泛滥,急需要一根火热的肉棒来缓解汹涌而来的肉欲。

  日,难道他们早有奸情,或者是他们关系很不正常。不敢相信高贵的咏姨竟然屈身于全叔这个满脸横肉的成人店老板?这让我难以接受,甚至是感觉恶心。
  可面对这样香艳淫靡场景,我又忍不住不观看。于是我悄悄靠在门框上,目不转定看着这一场活春宫。

  全叔似乎很有技巧,边在咏姨胸前吸吮她的乳房,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内裤退了下去,漏出粗壮黝黑的阳具来。

  咏姨则把全叔的头抬了起来,凑了上去,两张嘴顿时深深的吻在了一起,纠缠许久后,全叔终于没有耐心了,粗暴的扯掉了咏姨下体唯一的防线,将她蕾丝内裤扔到了床下。

  咏姨被全叔粗暴的行为深深吸引着,腿叉开将全叔夹在双腿中间,臀部上抬,将自己的阴户暴露在她这个丑陋的男人面前,全叔很配合的把头埋在她的阴部,舔起屄。

  咏姨被他舔的一阵酥软,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双乳,用指头夹着自己的乳头,用力的挤弄着,嘴裡不停的发出满足的呻吟。

  全叔舔了会儿咏姨的小屄,又一阵狂舔后,全叔终于忍不住了,挺起鸡巴,朝着咏姨早已经淫水泛滥的下体就插了进去。

  一下,两下,三下……不知道插了多少下。

  沙发上淫靡的两团肉体,男人和女人最淫靡的私处交互在一起,两团淫肉啪啪的撞击着。

  咏姨兴奋的呻吟,表示她正在享受着全叔带给她的快乐。

  全叔粗壮的根部,不断的进出咏姨火热的甬道,抽出的时候,桃花洞两片蚌肉一起被带了出来,又迅速的被挤压了进去。

  全叔的分身不断带出咏姨小穴内的爱液,远处看竟然光亮亮的。

  全叔挺着大鸡巴在咏姨的桃花洞内抽插了大约十来分钟。然后全叔把咏姨抱了起来,让咏姨单腿着地,然后他拉起咏姨的一跳腿高高举起。

  这样的姿势对于一个丰满的女人是很高的挑战,可咏姨没有丝毫的不快感,抬起雪白的美腿任其他男人的生殖器在自己的下体内肆无忌惮的进出,并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咏姨翘高了雪白的大屁股,可能是全叔觉得有点累了,干脆拔出阴茎蹲下去,用舌头啧啧的舔起了咏姨的阴道。

  咏姨被他舔的很舒爽,不自觉的前后摇晃起自己的身子,一对大奶在胸前前后晃动,这样淫荡的场面,谁见了都受不了,何况在一旁偷窥的我。

  我看着咏姨迷离的眼神和淫荡的表情,或写她早已经被肉欲冲昏了脑袋。
  全叔舔了一会儿咏姨的屄,起身说:「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骚,忘记老李那个废物吧,以后老李的老婆都是我的女人,我要让你们一辈子活得好好的,一辈子伺候俺找个大老粗。」

  咏姨则哼哼道:「死老鬼,要不是当年。噢噢噢…… 老李做的好事,你现在哪能享受到我吖…… 喔—」咏姨呻吟声越发急促。

  全叔提起鸡巴对准咏姨的屄恨恨的插了进去,双手推着咏姨硕大的雪臀,又是一阵勐烈的抽出,咏姨被他干的浪叫不止。

  两个人酣战了许久,浑身大汗淋漓。看的我也是惊心动魄。最后全叔一阵闷哼将他滚烫精液一丝不漏注入咏姨体内。咏姨小腹也是一阵阵抽搐,以一场轰轰烈烈的潮吹迎接全叔子孙的进入,我真的有点担心,咏姨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下被全叔灌入精液,会不会也怀上全叔的野种?

  随着两人接近尾声了,我也得赶紧重新躺下,张大耳朵聚精会神听他们所说的话,因为我觉得他们一定有阴谋。

  全叔开始穿上衣,咏姨则是耐心蹲下将全叔阳具上面的两人液体用小嘴清理干净,然后站了起来,拿出一叠叠卫生纸将自身迷人的下体擦干净之后,穿上她的紫色贴身裤衩,两人相互整理一番后便展开了对话。

  「今晚给那小子多灌点药,让他睡死一点。免得明天出现什么差错?」
  咏姨还是好奇的问道全叔究竟要被我送到哪里?难道不可以让我留在她身边一起生活吗?

  哎妈啊,你们这群女人,就知道问三问四。架不住咏姨的询问,全叔最后还是老实地说出了实情。

  他竟然要将我卖到一个乞丐团伙,然后砍掉四肢在马戏团表演,博取观众同情人捐钱。

  这个计划让咏姨也有点不能接受,或者是不惊所措。咏姨随后表示反对,这样简直是丧心病狂,可是全叔坚持这样,全叔最后还狠狠地说道:「大妹子,说白了你也是一个女人,而你还只是俺老全的女人,既然是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话?」否则我也把你卖了!记住啦吗?「全叔扔下话后便离开。我知道他肯定是要回去和妈妈再来一次大战,两个熟女的伺候让他享尽了荣华富贵。」

  「全哥,你真的太狠心啦,你已经夺得一切,包括我,为何还要这么做呢?」咏姨哀求着,她想让全叔放过我,放过这个小孩子。

  全叔用手捋了捋腰间皮带:轻蔑的唾弃咏姨下巴:「你不要忘了,你以前是怎么在我胯下舔我的鸡巴,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还要我再说一遍吗?不要让我把真想告诉老李,嘿嘿嘿。」

  「请你不要将事实告诉老李,求求你不要告诉他。」咏姨脸色变得很难看,她似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不让爸爸知道,难道是是咏姨和全叔一起陷害爸爸,陷害我们一家人,可咏姨那慈祥的面庞看起来和所谓的蛇蝎美人完全不像啊。
  一定是全叔搞的鬼,只有全叔这样的败类才会想出一切阴损的招数来陷害他人。

  全叔抛下这句话转身离开,走之前还用手指在咏姨裤裆里掏了一把,证明他对咏姨的绝对拥有。

  整个大厅就剩下咏姨一人。她穿着裤衩坐在沙发上思索了良久,最火还是长叹一口气,走进房间,估计是开始调制药水吧,我悲哀的想到,难道咏姨也这么狠心吗?

  大约过了半小时,咏姨端着一碗药水来到我的房间。

  「刚才我们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天啊!咏姨竟然早知道我在一旁偷窥她们。女人的心思果然慎密。

  「来,把这个喝掉!喝掉以后什么都会好起来。」

  看着咏姨端着药水一步步朝我走来,我的心变得惶惶起来。我不敢相信我喝掉这碗药水明天究竟会在哪里?

  「不,阿姨,你不要这对我,好吗?」想想自己季候没有四肢的生活,那场景我几乎不敢想象。

  可我浑身就是无力,身体稍微一动下体伤口就会蹦出撕裂般疼痛,让我只能呆呆的躺在床上,任由咏姨将药水灌进我的口腔,然后下咽到肚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