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被胁迫合伙迷奸妈妈】作者:sxfz5668
字数:6500


  这是我的真实经历:我叫刘鸣洋,1993年出生,今年21岁,两年前高中毕业考上了本省的一个二本的普通大学,结果入学没多久,自己便融入了大学安逸颓废的氛围当中,无心学习整天打游戏,旷课,网聊泡妹子,总之浑浑噩噩,无所事事。直到开学的两个月后,我大学所在市的人武部征兵办来我们学校征大学生士兵,我得知这一消息心里一动,于是便报名参军了。经过政审体检,我还真幸运的入伍了,正是由于来到了部队,认识了一个家伙,才引发后来的一些特殊经历。

  我入伍训练后分到的连队,是属于后勤类的,不是一线作战部队,所以日常生活比较清闲,每天除了站岗就是给领导打打饭,跑跑腿,送个文件什么,剩余时间就是休息。在我们班里有一个老兵,说是老兵,也没有多老,就比我大两岁,比我早当了三年兵,所以我得叫他一声班长。此人叫薛宇,东北大汉,1米8多的身高,体型壮硕,一身蛮力,我们班的新兵都很怕他,但是由于我们是上下铺,我平日里有很老实,任劳任怨,他对我也很照顾。随着我们接触的时间变长,我发现薛班长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好色,极度喜欢女人,见到女人眼睛就放光,可能是长期在部队服役,与外界隔绝,接触不到女人的缘故吧。随着我们之间的战友情不断加深,我两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在加上我老家原来也是东北的(现在我们全家在河北唐山住),也算是半个老乡,所以更加亲如兄弟。

  有一天晚上休息时间,我看见他拿着手机不断打字发信息,我就凑了过去,「宇哥,跟谁聊天呢,聊得这么热乎?」,薛宇把手机往背后一藏,「关你什么事!去去去,一边玩去。」「有啥好东西不能一起分享,难道聊上了个妹子?」
  薛宇看我一直缠着他,无奈之下把我拉过来,叫我看看他手机屏幕,原来他是在一个QQ群里与网友聊天,我还以为干什么呢,于是很失望的准备走,薛宇一把拉住我,满脸淫笑地说:「你知道这是什么群吗?」「绿妈群」。当时我根本不明白绿妈是个什么概念,经过他已解释,我也瞬间被这个所谓的新的话题吸引住了,因为我自小就有点恋母,从小到大没怎么接触过什么女人,唯一的就是自己的母亲,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对性的好奇,使得我以前高中时候还用过老妈穿过的内衣打飞机呢,当然这些我没告诉过薛宇。打这以后,我们两个人便深深的陷入绿母这个领域当中之中,后来在他的强烈恳求之下,我借他看了妈妈的照片。说到这里,我得介绍一下我的妈妈,我妈今年46岁,两年前也就是44岁,164cm,体重118斤,不算丰满,但也不瘦,看我妈的脸长得一般,不算漂亮,但也挺耐看,我妈的皮肤不太白,有点发黄,脸上甚至有几颗雀斑,但也算是有几分熟女对的风韵,留着略微发黄波浪的头发,但一般都会扎起来,很少披肩,老妈在我家附近经常一个小的卖烟酒饮料杂货的铺面,我妈平时穿着并不时髦,春秋偶尔会穿肉色的丝袜和高跟鞋。由于我妈本身性格随和,贤惠,更增添了几分成熟的女人味。薛宇班长看到我妈的照片点了点头,「不错,是个熟女,虽然不漂亮,但也不难看,有种成熟的风韵,哈哈……我要是能……」我立马给了他一拳,「你想什么呢,别打我妈的歪主意。」「哈哈,说说而已,何必认真呢。」就是这次埋下了祸根,薛宇表面上谈笑风生,心里恨不得立马把我妈操了,现在只是在寻找机会。当然他心里的想法我当时怎么会知道。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当兵一年了,这一年里我几乎没出过部队大门,憋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当然最闹心的事性欲方面没法解决,只能隔三差五在深夜里幻想着卫生队的女兵手淫打飞机。后来,感觉打飞机也没意思了,于是乎突然间冒出个想法:去卫生队偷两条女兵的内裤或罩杯回来手淫不是更爽,说干就干,我知道每周六上午都是全团官兵上教育大课的时候,这段时间团里每个单位宿舍几乎都没人除了门口的一个站岗的哨兵,我知道机会来了。终于到了本周六上午,我特地换了个今天的岗哨没去上教育,等到全体人员都带走了之后,我悄悄地来到女兵宿舍楼后,爬进了后窗,蹑手蹑脚的潜入女兵宿舍,终于投了两条内裤,一个文胸,两双短的肉色丝袜,看样子是没洗过的,于是我就照原路返回,我以为这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心里一阵暗喜,哪知我的整个过程都被藏在树后的一个黑影拍下来了,树后的那个人看着手机拍戏的录像,露出了阴险淫邪的笑容。

  当然当天下午女兵就发现了自己的衣物被偷了,当然把情况上报到领导那儿,领导当然很生气,说我们团怎么会出现这种卑劣的行为,一定要调查是谁干的。
  可是我心里有底,任凭他怎么查,现场又没有监控器,怎么也不会查到我的头上,我心中暗自窃喜,当晚偷偷的在被窝里边嗅着带有女兵体味玉足味的内衣袜,边手淫打飞机,没多久就很爽的射了。正准备睡觉呢,突然有人轻轻拍我,我一惊把眼睁开,一看原来是下铺的薛宇班长。他把嘴凑近我耳边说让我随他到厕所,有点事跟我说,我心里很不爽,有啥事明天再说呗,这大半夜的,但又没办法,谁让他是班长呢。于是我就跟他来到厕所,此时的薛宇表情神秘阴沉,「来,小伙儿,叫你看点东西」。说着他掏出手机播放了段视频,我不看则已,一看吓得立马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视频的内容就是我去女兵宿舍偷内衣的过程。
  我强装镇定说:「宇哥,你……你怎么会有这段视频?」薛宇微微一笑,「那天你小子无缘无故换了岗哨,我就知道有古怪,我就请了个假没去上教育,一直跟着你注意你的一举一动,果然叫我发现了这个!」「宇哥,求求你了,别公开这段录像,要是传出去了,我就死定了,求求你了!」薛宇一阵奸笑,拍拍我的肩膀,「哈哈,别害怕,毕竟咱两这交情在这呢,我怎么会出卖自己人呢!
  不过嘛,你也得满足我的条件才行吗!「」宇哥,您说吧,你想怎么,我能办的一定满足你。「

  「其实很简单,过两天就是十一七天大假了,你不是说你妈要来部队看你吗,我只想亲近亲近阿姨……哈哈哈。」「你什么意思?」我一听这话,立马火就起来了,但只能强压怒火。「那好,我就说明白点,说着掏出一个小白纸包,打开有几粒白色药片。」你妈来了不是要在附件找个宾馆住下吗,你就请假出去,去你妈住的宾馆,这是一种叫做三唑仑的安眠药,你下三颗到你妈喝的水里,等她喝了睡着了,你就在宾馆等我,我也请假出去,到时候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嘿嘿,尝尝阿姨的肉味,陪她睡一觉,怎么样!「我听到这实在忍不住了,就想出拳给薛宇一杵炮,没想他手疾眼快一把接住我的拳头,怎奈他力气太大,一下就把我的胳膊扭住了,我顿时疼的差点叫出来,」操你妈的,刘鸣洋,你他妈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画条出路不懂得珍惜,你等明天我就把录像匿名交到团里,你等着被抓吧。「说完薛宇就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

  这一夜我也没怎么睡着,我思前想后,还是顾全大局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从了他吧。于是第二天起床后出完早操,我就把薛宇拉到了一边:「宇哥,昨晚上我错了,我一时脑袋没转过来弯,那就按您的意思办,只要你别把我供出去就行,一切都好说。」薛宇盯着我看了半天,转而又笑了:「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啊,早这么说不就行了嘛,更何况我玩你妈,你可以在边上看啊,你不是喜欢绿妈吗,这是多好的机会啊,你爽我也爽。」我心里暗骂薛宇真他妈的不是人,威胁我上我妈。我也只能脸上不流露出来,满口应承。「但是宇哥,玩可以但咱们得注意安全啊,别把我妈搞醒了,那就完蛋了。」「你放心吧,这是强力的睡眠药,吃上3粒能保管6个小时昏睡不醒,毫无知觉,绝对事后不能被发现。」
  话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顺其自然吧,反正又不会怎么样,只能委屈委屈老妈了。

  几天后,到了十一国庆假期,我们部队本来平时就清闲,到了假期除了一些活动就更没什么事了。十月一号早上大约十点左右我妈妈风尘仆仆从老家赶来了,一见到我高兴得合不拢嘴,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毕竟将近一年没见我自己的儿子了(我爸爸十一假期正好赶上值班,因此没和我妈一起来,只是她一个人来的),看着妈妈高兴的样子,我心里却是惭愧急了,怪就怪我不争气,干些见不得人的事却被人抓住了把柄,还被人胁迫迷奸我妈,想到这,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表面还不能流露出来被妈妈看出异样。

  中午,我向领导申报了家属来队会客,我陪妈妈在部队周边吃了点饭,因为老妈要在这住几天陪陪我,于是我们就找了个宾馆给妈妈下榻,当然那个宾馆是薛宇介绍给我的,好方便他行动,我把宾馆的地点和妈妈的房号都牢牢的记住了。
  到了晚上,我辞别妈妈回到班里,薛宇立刻拉我到没人的地方,「怎么样,你妈住下了吗?」「嗯,住下了。」「太好了,终于快玩到你妈了,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记住,明天上午下完药你妈睡过去了,立刻给我打电话,嘿嘿!我爽之后就把短片删除。」「好,就这么定了,只此一次啊,你可别骗我!」「你放心吧。」

  第二天,我照原计划请假外出,到了妈妈下榻的宾馆,和妈妈聊天,中途趁妈妈上厕所的时候把已经研成粉末的三唑仑下到了妈妈的水杯里,果然妈妈出来边喝水边跟我聊天,一点也没发现水里的情况,大约过了10多分钟,妈妈说她有点头晕,我说可能是旅途劳累没缓过来,要么你先睡会,等会我叫你起来吃饭,我先看会电视,妈妈说这样也好。于是就倒下睡着了,很快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知道药效发作了,于是我就给薛宇打电话通知他办好了。不到20分钟,这小子就满头大汗的来了,一看就是急急忙忙赶来的,我把他让进屋里,把门锁好,这小子看到我妈近在咫尺躺在床上熟睡,眼睛都直了,突然他回过神来,以最快的速度迅速脱光身上的衣服,当时是十一,再加上我们部队在江苏常州,南方天气还挺暖和,所以普遍穿的不是很多,再看薛宇回头冲我一笑:「鸣洋,我就不客气了啊,哈哈!!!」说着就扑到了我妈的身上,边疯狂的喘息边隔着衣服揉搓我妈的奶子,揉搓了几下后,他颤抖着双手开始脱我妈的上衣,我妈当时间穿了个纺纱的长袖衫,他把我妈的上衣脱去后,上半身就只剩下个胸罩了,这是他用手扶住我妈的头,嘴就凑了上去,疯狂的舔吻我妈的双唇,顶开我妈的牙齿,把舌头伸了进去,用他肮脏的大舌头在我妈的口腔里肆虐,搅动着她的舌头,吮吸妈妈口中熟女甜美的唾液,大约亲了能有5分钟,他才抬起头恋恋不舍得离开了妈妈的小嘴,吻舔的妈妈嘴上沾满了亮晶晶的唾液,接着薛宇一把扯掉了妈妈的胸罩,妈妈的奶子并不是很丰满而且有些下垂,但在他看来这才是真正的熟女妈妈般的双峰,他用大嘴舔吸着妈妈的奶子,舔完左面再舔右边,还用牙齿轻轻咬着奶头,把妈妈的奶子舔的也全是唾液,边舔还边说:「你妈妈的身体太美了,奶子都这么香甜可口,一股熟女的体香,我一定要舔遍你妈妈的全身。」此时的我也看呆了,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到男的玩女的,而且这还是我的亲生母亲,成熟的身体被人尽情的糟蹋,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不得不承认我的下体越来越硬了,喉咙发干,身体发热,越来越兴奋了。薛宇舔完妈妈的奶子,两只大黑手上下抚摸妈妈的上半身,在满是肉肉的小肚子上也揉摸了半天,在他看来当兵这么多年没接触女人,在他面前这具美丽的熟体,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值得把玩。
  紧接着,他又低下了头把舌头搅动在妈妈的嘴中,接着他像疯了似的,舔舐妈妈的脸,鼻子,额头,把耳朵含在嘴里吮吸,接着又顺着妈妈的颈部往下舔到腋下,再到肚子,不一会妈妈的上半身尽是薛宇的口水。上半身玩完了,他把我妈的下半身抬起,把妈妈的休闲裤扒掉了,只剩下内裤和肉色短丝袜,此时的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实在是太兴奋了,我应经把裤子解开撸着鸡巴打飞机了,已然已经忘了眼前的女人是我的妈妈了,只是兴奋的看着眼前的活春宫。
  再说薛宇,隔着妈妈的内裤揉搓妈妈的下体,当时我只是在网上AV中看过女人的阴部,现实当中还没看过呢,我妈的内裤旁边些许阴毛从边缘钻了出来。
  就见薛宇不断揉搓,还把内裤勒成细细的一条摩擦我妈的阴蒂,紧接着,他把我妈的内裤脱了下来扔到我面前,「来吧,新鲜热乎的,还带着你妈的体温呢,拿去打飞机吧。」

  我也没多想,确实什么都想不了了满脑袋已经被肉欲充满了,我接过来就套弄在鸡巴上,此时鸡巴已经愈来愈胀。再看薛宇直接趴在我妈的阴部上疯狂的舔吸着,还边用两根手指插进妈妈的肉穴里,抠弄着,再看妈妈的表情有点难受,面色有点潮红了,我连忙推了推薛宇,「你轻点,别把我妈搞醒了,咱两就都完蛋了。」

  「你放心吧,醒不了。」薛宇头都不抬,继续舔弄着,舔完了妈妈的阴部,他顺着大腿一路舔下去,膝盖,小腿,最后她捧起妈妈的一双小脚,妈妈的脚才37的,而且脚型挺好看,别看上了年纪了,脚上还涂着黑色的指甲油,显得小巧性感。

  薛宇是个恋足癖,他捧着妈妈的脚丫把肉色短丝脱掉,直接把脚趾含到了嘴里,不断地吮吸,连每个脚趾缝都不放过,舔完脚趾又舔脚心脚跟,又吸又啃,直到妈妈整个小脚都是口水才放下来。放下了左脚,又捧起了右脚,同样舔过之后,薛宇用自己的龟头摩擦妈妈的脚心。我看到这里,一股暖流涌上下体,头皮酥麻,随即精液喷薄而出,当然没敢往妈妈的内裤上射。薛宇此时也按耐不住了分开我妈的双腿,提枪上马,把鸡巴插进了我妈的肉穴里,由于之前的抠弄,舔吸,我妈的下体已经出了不少水了,所以伴随着每下抽插,发出呱唧呱唧的水声,看着薛宇的大鸡巴在我妈的老穴里翻进翻出,我的鸡巴又硬了。抽查了不到五分钟,薛宇好像就受不了了,脑门上血管都凸起了,双手不断抓捏着我妈胸前晃动的奶子,下体抽插的更加激烈,嘴里也,喊着「干死你,老骚逼……啊啊……啊,干死你……啊……老妓女……啊啊」,嘴里语无伦次喊着,不到一分钟薛宇下体一阵抽搐,俯下身来紧紧地抱住我妈,射到了我妈的阴道深处,就这样,薛宇紧紧地抱着我妈的娇躯,一丝缝隙都没有,他又黑又壮的身板子与我妈娇小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喘着粗气,缓了好一会。接着又把我妈翻过身来,把我妈膝盖跪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揉捏了几下妈妈的腊黄浑圆的大屁股,接下来竟然扒开了两瓣臀肉,露出屁眼,俯下头舔了起来,看到此刻淫靡的场景,我的鸡巴再次硬的不行了。就见薛宇舔了半天,居然把中指插了进去,这是我没看过的,他把手指在老妈的屁眼里探来探去,抽了出来,紧接着又插进去两个手指,有插弄若干下,紧接着扶着鸡巴准备插入老妈的后庭,可是插了几下都进不去,于是他喊我:「快点过来,帮个忙,使劲把你妈的两瓣屁股往两边掰,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过去了,使劲分开老妈的屁股,薛宇又往老妈的屁眼上吐了两口唾液,涂抹开,再次手扶着龟头,一寸一寸终于顶进了妈妈的屁眼,」啊啊……你妈的屁眼真紧啊,夹得我好舒服!!「接着他开始慢慢的插抽,没两分钟,薛宇就把持不住,又是一阵颤抖,把一股股浓精射到了妈妈的直肠里,同时我撸动的鸡巴也再一次射了。紧接着薛宇像虚脱了一样,慢慢地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点了根香烟抽了起来,」你妈的身体真是爽啊,从没有操过这种良家熟女,真他妈过瘾!
  「我说:」

  宇哥,搞完了吧?咱们收拾收拾现场,清理我妈的身体赶紧走吧!「」你着什么急啊,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这才一个多小时,歇会,再玩一把再走。「
  薛宇抽了两根烟,好像又缓过劲来,再次上床抱起浑身被糟蹋的体无完肤的老妈,又开始疯狂的接吻,不一会薛宇的鸡巴有一柱擎天了,于是她躺在床上,把我妈扶好,跨坐在他的跨上,鸡巴再次插入妈妈的肉穴,紧接着他紧紧地抱住我妈,前胸紧贴着老妈胸前的奶子,下体激烈的上下抖动,边把舌头伸进老妈的嘴里搅动。有了前两次射精,可能这次薛宇更加持久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肉战,再加上屋里很暖和,薛宇和妈妈身上已经开始冒汗了,显得有点反光。妈妈的额头的头发有几根也都湿了贴在额头上。最后,薛宇,老妈紧紧相拥坐在床上下体紧密交合,妈妈的双腿盘在薛宇的腰上,我这是也已经被肉欲冲昏了头脑,上了床到了薛宇身后,抓起妈妈的小脚摩擦我的鸡巴,大约持续了了20分钟,薛宇再次射了,紧接着我也射到了老妈的脚丫上了。我们下了床,缓了一会,穿好了衣服。开始打扫战场,收拾好凌乱的床单,我用温水打湿了毛巾搽干净了妈妈的身体,同时抠出妈妈下体的精液,总之一切完毕后。薛宇满意的把短片还给我删除了,发誓自己没有备份了,就离开了宾馆。我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打开电视,过了大约三个小时妈妈醒了,都已经下午四点了,妈妈怪自己怎么睡了这么长时间,完全没有察觉到刚才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糟蹋了,后来和妈妈吃了点饭就回部队了,过了几天妈妈就回老家了。这件事也就告一段落了,但我时常还会回想起妈妈被迷奸的每个细节,每次一想到,下体都硬的不行。可是妈妈的厄运还远没有结束,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